? 株洲党史网|株洲党史-株洲党史网_亚游在线|官方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宣教  > 红色讲堂  > 查看详情
ag国际馆官网|官方

试述毛泽东炎陵水口连队建党闪射出的伟大光芒

2017-11-12 21:48:09       来源: 株洲党史网

吴志平
   
  1927午10月15日晚,毛泽东在炎陵水口主持连队建党,这是我军历史上最早一次的连队建党活动。从此,中国共产党深深地扎根在自己缔造的人民军队里,人民军队从此亦始终遵守党指挥枪的原则。历史,真实地记录下了“水口连队建党”这神圣的一幕。历史虽已过去90个年头,但它对建立新型人民军队的历史性贡献与闪射出的伟大光芒,已然永照千秋。
  一、高擎旗帜,坚定信念,思想建党永远在路上
  1927年9月20日秋收起义部队从浏阳文家市出发,失败的阴影笼罩部队上下,毛泽东充满信心地对全体指战员说道:“打几个败仗没有什么大不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我这里好有一比:国民党反动派就像一口大水缸,我们呢,就像是块小石头,只要我们团结一心,依靠千千万万的工农群众,我们这块小石头就总有一天要打破那口大水缸!”①在毛泽东坚定的革命信念鼓舞下,秋收起义部队打起精神,开始了向井冈山的伟大进军。然而,在抵达井冈山脚下的三湾之前,起义部队屡战屡败,此时南方天气又十分炎热,艰苦的长途急行军中,患疟疾打摆子的人越来越多,伤病员痛苦的呻吟声声入耳,部队情绪十分低落,一些耐不住艰苦的人公开询问“你走不走”、“准备往哪儿去”,一些人甚至悄悄扔下枪,不辞而别。
  1927年9月底,秋收起义部队在向井冈山行进途中,在永新县三湾村休整,进行了着名的三湾改编。虽然三湾改编提出将党支部建在连上,但实际上当时部队中党员较少,特别是连队中士兵中党员尤其少,更由于行军避敌,一直没有时间付诸实施。从文家市部队会合到泸溪战斗,再到水口侦探虚实,途中,部队中弥漫着一股消沉颓败的情绪。由于经过整编,多余军官无所事事,又没薪饷,牢骚满腹,部队很不稳定,特别是原师长余洒度和三团团长苏先俊在水口竟擅自离队,以及警戒宁冈方向的一个排,在排长的煽动下集体携枪逃跑,对此,毛泽东倍感部队中干部士兵没有理想信念、没有革命目标事关重大,倍感落实三湾改编精神把支部建在连上已到刻不容缓的时候了。为此,毛泽东在水口连队建党中,特别注重思想建党,注重理想信念教育,注重革命目标的引导,亲自带领新党员宣誓,使新党员加强对党组织的“集体记忆”,牢记党对自己的要求,内化新党员对党组织承担政治责任和组织责任的决心,增强党性观念,终生不忘自己的誓言,提高政治责任感、使命感,在实践中努力把自己锻炼成为经得起各种严峻考验的合格的共产党员。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思想建设搞好了,部队中党员就有了革命的自觉性,有了更高的理想追求,从而根本地区别了旧的政党、团体,虽然经历千难万险仍然勇往直前,甚至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也正是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在极端困难的生存条件下,广大的井冈山军民始终保持高昂的革命斗志,知难而进,艰苦奋斗,勇于奉献,将自己的青春热血甚至生命洒落在井冈山的每一寸土地上。
  党性是共产党人立身、立业、立德的基石,信仰是人民军队的旗帜。任何一个组织从狭义上说,都是人们为着实现一定的目标,互相协作结合而形成的集合体,共同的目标是每个组织建立的基础。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而奋斗,这是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共产党员区别于一般群众和其他组织成员的本质特征。水口连队建党昭示我们,广大党员、干部必须自觉筑牢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把稳思想之舵,必须永远保持建党时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精神,把理想信念的坚定性体现在做好本职工作的过程中,自觉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而苦干实干,在困难时和逆境中不消沉不动摇,经受住各种赞誉和诱惑考验,经受住各种风险和挑战考验,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二、牢铸军魂,永听党话,政治建军永远在路上
  建立一支什么性质的军队?该如何领导好这支武装?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指挥着更为年轻的红军,在战火硝烟、血火考验中,探索着前路。大革命时期,我党就开始注意对国民革命军的影响和领导,着手在北伐军中建立党的组织。北伐战争中最有战斗力的叶挺独立团,就是一支由党团骨干组成、由我党直接组建和指挥的部队。可当时党的领导人还不清楚该如何领导军队,只是在团一级单位建立了党的支部。而后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到广州起义,中国共产党人最初领导的武装斗争,都曾遭遇严重的挫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党的领导人还不清楚该如何领导军队,只是在团一级单位建立了党的支部,连以下基层单位没有相应的党组织,没有在广大战士中发展党员,因而党没有在部队中生根立足,没有同群众保持最广泛的联系,党对军队的控制能力比较弱,打胜仗时可能看不出来,一旦部队分散行动或遭受挫折,问题马上就会暴露。多年后,曾直接参与领导南昌起义的聂荣臻元帅在回忆文章中总结道:“在旧军队中,无论有没有我们党的领导,无论党的作用是强还是弱,如果不经过根本改造,原有的组织形式和思想作风是不可能适应新的革命任务的。而改造这些军队的最好方法,必须要有党的基层组织并与当地的群众运动相结合,在斗争中改造部队的成分,吸收新鲜血液,锻炼和考验大批干部,树立新的军民关系和官兵关系,使部队在思想作风上根本改变面目。”②
  连队是部队的基本战斗单位。毛泽东在水口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使之成为连队的领导核心,这是首创之举。以后连队的主要工作,无论是政治、军事或后勤方面的人事,都经过党支部讨论决定,然后由党代表和连长分头执行,形成一元化领导体制,开始发挥党组织的作用。指挥员通过党组织发动党员群众,有领导、有计划地做其他官兵的思想工怍,对部队的掌控能力大大提高,从而为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奠定了组织基础,使党成为军队中的核心领导,成为人民军队打不烂、拖不垮的坚强堡垒。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文中所说:“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③
  当然,作为领导体制上的一种创新,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真正为广大官兵所接受,也经历了一个过程。建军之初,我军指挥员大都来自旧军队,他们虽然倾向革命,愿意服从党的领导,有些本身就是共产党员,可并不清楚党究竟应该如何领导军队,以及军事长官与党的组织是什么关系,对一切行动听党指挥,由党组织来讨论决定军中重大问题,他们感到很不适应。因而建军之初,党对军队的领导方式,也就是如何处理党的各级组织与军事长官的关系,一直是红军领导层内部争论最多的问题之一。1929年12月召开的古田会议,是我军发展由初创走向成熟的里程碑,它系统地回答了建党、建军的一系列根本问题,明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从这一刻起,人民军队军魂铸就。毛泽东亲自起草《古田会议决议》,其主要精神之一,就是明确了党与军队的关系,强调党不仅要管党员、管政治工作,而且要管军事、管打仗。古田会议后,党指挥枪的原则开始为红军各级指战员所接受,成为我军建设的根本指导原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军魂”。当然,围绕要不要及如何实现党对军队的领导,后来又经历了多次斗争。例如,长征途中张国焘将红四方面军作为资本,自恃人多势众,按照“谁有军队,有实力,谁就应当领导”的军阀逻辑,企图篡夺党和红军的最高领导权,一度猖狂到另立中央的程度。后来,经过党内同志的坚决斗争,并在共产国际的直接干预下,才解决了红军内部的这场危机。总结与张国焘分裂行为斗争的经验教训,毛泽东明确提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绝不容许枪指挥党。”
  水口连队建党昭示人们,人民军队是党一手创建的。坚持党指挥枪、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们党经过艰辛探索得出的真理性认识,是人民军队在流血斗争中的自觉实践,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人民军队永远不变的军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军队要有军魂,军人要有灵魂,这个“魂”就是听党指挥,要做到平时听招呼,战时听指挥,关键时刻不含糊,任何时候都对党忠诚老实。
  三、做强基础,夯实基石,发挥堡垒作用永远在路上
  那是一个中国革命生死攸关的危难时刻,是中国革命需要进行历史性转折的紧急关头。南昌起义部队南下潮汕失败后,留在三河坝的朱德所部尚有2500人。山于作战失利,生活艰苦,官兵思想十分混乱。部队转移途中,每天都有逃亡现象,包括一些师长、团长甚至党代表,也先后不辞而别。朱德等领导人十分着急,天天在官兵中做工作,仍无法解决问题,最后这支队伍跑得只剩下几百人。
  秋收起义部队从文家市部队会合到泸溪战斗,再到水口途中,部队中亦弥漫着一股消沉颓败的情绪。许多知识分子和旧军官出身人甚至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共产党员,经不起战斗失败和艰苦斗争的考验,他们中有的中途逃跑,有的背叛革命。在行军路上,毛泽东一直苦苦思索如何解决部队党员成分和发展贫苦家庭出身、革命意志坚强的士兵入党问题。危难之际,毛泽东深入部队与战士们促膝谈心,并要求罗荣桓、宛希先、何成匈等党代表和已公开身份的党员一路跋涉,一路分头找工农出身的干部战士谈心,从中发现、考察一批建党积极分子,挑选坚强的革命分子入党,培养与壮大部队骨干力量。通过毛泽东、罗荣桓、何成匈等人在行军途中的认真摸底、调查了解,赖毅、陈士榘等一些士兵中的骨干,思想进步很大,表达了加入党组织的强烈愿望。
  在1927年10月15日晚上,陈士榘、赖毅、欧阳健、李恒、刘炎、鄢辉等6名工农出身的骨干分子,成为了光荣的新党员,载入了建党建军史册。之后,各连党代表回去后,积极开展建党工作,从此一批工农出身的士兵骨干发展成为新党员,并从实际锻炼中成长为连里的领导骨干。罗荣桓亲身参与了毛泽东在湖南酃县水口发展士兵党员、把支部建在连上的伟大实践。罗荣桓在自己连队发展工农出身的士兵骨干入党时,也请毛泽东出席入党宣誓仪式并讲话。罗荣桓后来说:在士兵中发展党员、把支部建在连上,“意义是伟大的”,“对于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起了决定的作用”,保证了前敌委员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部队得到贯彻执行,使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工农革命军将领的标杆作用得到发挥,从而逐步把连队党支部建设成为领导坚强、团结和谐、作风过硬、制度落实、开拓创新的战斗堡垒。
  党的历史与水口连队建党明示我们,党的组织体系严密、基层组织充分发挥作用是我们党独特的政治优势和优良传统,基层组织是我们党的工作基础,只有不断加强和改进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党的工作基础才会越来越坚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基层的贯彻落实才能有牢固可靠的保障。
  四、牢记宗旨,不忘根本,群众观念永远在路上
  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确定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和开展土地革命的方针,决定在工农运动基础较好的湘、鄂、赣、粤4省举行秋收起义,并派毛泽东去湖南领导秋收起义。南昌起义部队沿用了“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番号;“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修铜一带不停留,便向平浏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这首《西江月·秋收起义》是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后兴奋地写下,以再现当时秋收起义的情形。正是在秋收起义中,毛泽东将参加秋收起义的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下辖3个团,卢德铭任总指挥,中国共产党则有了第一支打出自己旗号的武装军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并诞生了我军第一面军旗,表明了中国共产党要建立一支人民军队、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决心。这次起义虽然在初期也是以攻占大城市为目标,但在起义遭到严重挫折后,及时地从进攻大城市转到向农村进军,在革命处于低潮的情况下,把革命的退却和革命的进攻巧妙地结合起来,突显了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为人民大众利益奋斗的目标和为人民服务的性质。正如罗荣桓生前所言:“秋收起义是中国革命历史中的一个转折点,它开辟了中国革命前进的道路,这就是向农村进军,依靠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借此积蓄和发展革命力量,逐渐包围城市并最后夺取城市的惟一正确的道路。”④
  毛泽东在水口时深思:部队当时情况,与广大官兵没有认识到为谁打仗,没有认识到工农革命军与旧军队的雇佣性质有区别。因此,在水口连队建党发展党员时,通过6名新党员宣誓仪式的讲话和指示,启发新党员认识革命的目的与方向,明确了部队今后的行动纲领,使广大官兵有了目标追求。正如赖毅回忆:当时,毛泽东走到六名新党员面前,一一询问他们,为什么要入党?问到赖毅时,赖毅回答道:“要翻身,要打倒土豪劣绅,要坚决革命!”毛泽东说:“很好!很好!”这样,新党员以及通过他们影响到士兵们认识到自己打仗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为了实现消灭人剥削人的共产主义美好制度而斗争,从而使我军成为了一支同旧军队有了根本性区别的新型的人民军队。正如他后来所指出的;“红军大部分是由雇佣军队来的,但一到红军即变了性质,首先是红军废除了雇佣制,使士兵感觉不是为了他人打仗,而是为自己打仗”。⑤
  正因为人民军队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人民军队走到哪里,哪里的人民群众拥护又欢迎,正如有首山歌唱道:“一棵大树万条根,红军百姓一家人。红军如鱼民如水,鱼水哪能片刻分。”我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来自于人民、植根于人民,根基和血脉在人民。今天,我们必须坚持军民一致原则,弘扬服务人民的传统,时刻把人民的冷暖安危挂在心上,把个人的理想、前途和命运融入到人民幸福的伟大事业中。
  五、严明纪律,不怕牺牲,从严治党治军永远在路上
  有一首军歌叫《纪律歌》,其内容为“军号嘹亮步伐整齐,人民的军队有铁的纪律,服从命令是天职,条令条例要牢记”。我军是靠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凝聚起来的人民军队,纪律严明历来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和独特优势。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后的部队向井冈山挺进途中,当时,这支队伍成分复杂,既有工人、农民,也有学生、俘虏,还有一部分是游民无产者。他们身上存在着一些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和不良作风,加之“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少数士兵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不时发生。对此,在水口,毛泽东尤为注重加强部队纪律教育。发展新党员的那个晚上,在他的带领下,6名年轻人一字一句低声宣誓:“牺牲个人,努力革命,阶级斗争,服从组织,严守秘密,永不叛党。”等大家稍静下来,毛委员亲切地对新党员说:“从现在起,你们都是光荣的共产党员了。今后要团结群众,多作宣传,多作群众工作,要严格组织生活,每星期开一次小组会,要严守党的秘密,……”⑥接着,毛泽东指着桌子上的红纸上写的“CCP”字母,解释说,这三个字母,是中国共产党英文名字的缩写。我们共产党员,就是要像党的誓词里说的,严格维护组织秘密,誓死为党工作,永不叛党。之后,毛泽东联想到,部队若要在井冈山“安家”,与当地群众和地方队伍打成一片,就必须严明纪律。10月下旬,毛泽东对准备向井冈山中心进发的数百名工农革命军战士讲话,要求大家与山上的群众和队伍搞好关系,随后正式宣布了三项纪律:第一,行动听指挥;第二,筹款要归公;第三,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三句话,看似朴实无华,但解决的却是当时革命队伍中的大问题。这使工农革命军区别于传统的旧军队,树立了军民一致、秋毫无犯的新型军民关系。1928年1月,针对队伍出现的新问题,毛泽东在遂川县李家坪又颁布了“六项注意”,后规范为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1928年4月2日,毛泽东将前几个月曾宣讲过但未系统成为条例的军队纪律,反复地斟酌、修改、补充,奋笔疾书写下了着名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4月3日,毛泽东登上稻田边临时搭起的土戏台,他首先向部队讲述没有纪律不成军队、没有统一指挥就不能打胜仗的道理,对部队近期存在的一些违反纪律的现象进行了批评教育,然后扳着指头,逐条逐项地向部队正式颁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三大纪律是: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二、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三、打土豪要归公。六项注意是:一、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赔。正式宣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为工农革命军军规。后来根据形势发展和部队的实践经验发展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后来的长期革命斗争中,这号称"第一军规"铁的纪律铸就了战无不胜的人民军队,经过长征洗礼,抗战斗争,解放炮火,抗美援朝打出了国威军威。
  几十年来,部队自觉做到严中正纲纪、严中肃军威、严中生成战斗力,赢得了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的美誉。从战争年代党指到哪就打到哪、前赴后继不怕牺牲、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到和平时期抢险救灾生死救援、军之所至秋毫无犯,无不体现了广大官兵遵守纪律的坚决性、自觉性,无不体现了我军秉承艰苦奋斗、牺牲奉献的崇高品格。全面从严治党,关键在“严”。水口连队建党警示我们,从严是我们做好一切工作的重要保障。我们共产党人最讲认真,讲认真就是要严字当头,做事不能应付,做人不能对付,而是要把讲认真贯彻到一切工作中去。就是要把“严”贯穿到管党治党的各方面,贯穿到党的建设的全过程,自觉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决查处各种违反纪律的行为,使各项纪律规矩真正成为“带电的高压线”。
  (本文作者:中共株洲市委党史办副主任)
  注释:
  ①刘孚威主编:《井冈山精神——中国革命精神之源》,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10月第1版,第25页。
  ②聂荣臻,《星火燎原》选编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77年版。
  ③⑤《毛泽东选集》第一卷P65页、P63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④白瑞雪、张汨汨《秋收起义:第一次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帜》,2007年07月18日,新华网。
  ⑥《株洲红色印记》P67页,中共株洲市委党史办主编,中共党史出版社2012年出版。
 

友情链接: 人民网中国政府网株洲政府网株洲新闻网百年湘潮网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网站中央党史网株洲组工网新华网